多彩贵州网大扶贫频道

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 >  多彩贵州网大扶贫  >  扶贫要闻

“夏辣椒”的创业简史

2019-09-02 09:47
来源:贵州日报

茯莹公司生产厂房里,红辣椒映红好日子。 

  贵州农村,近两年正在进行一场“产业革命”。产业选择了12个,辣椒榜上有名。每个产业都有工作专班,由一名省领导挂帅,全产业链规划服务。

  7月底一次专题会议,就说的这个事情。圆桌会议列两圈,内圈为政府相关厅局、科研机构、新闻媒体、核心企业。外圈多为企业。既有赫赫有名的“老干妈”,也有名不见经传又散落贵州各地的辣椒企业。

  临近会议尾声,“夏辣椒”举手要求发言。表达干脆利落,一是坚决参加好即将召开的贵州第四届辣椒博览会,再是汇报在市场小幅波动的前提下,他的企业基本稳得住阵脚,最主要的诉求放在了最后。就是“绿色产业发展基金”。因为正当夏收,资金周转因为金融机构的问题,出现点问题。而他的企业,生产资料“上游”即辣椒收购,一般都是现款现货。“不能欠了农民的”。

  领导认为诉求合理,把“夏辣椒”诉求归纳入“金融扶持”类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“夏辣椒”本名夏可福,他的企业叫茯莹食品有限公司(湄潭)。从事辣椒加工近二十年,在黔北一带有点名气,人称“夏辣椒”。他皮肤黝黑,对不熟悉的人寡言少语。

  市场,让“夏辣椒”赚到“第一桶金”

  其实,从年轻时“夏辣椒”就算个人物。他从浙江嘉兴蚕桑专科学校毕业后,分配到家乡湄潭县农业局,不到30岁就当局长。湄潭物产,从茶叶到桑叶,与浙江多有牵连,老夏说,这与天时地利有关,但更与“浙大西迁”有关,“因为文化很有力量”。

  那时候的小夏,学以致用,从种植到加工销售,打算在本土干出番事业来。

  转折出现在2000年。当地有家蚕桑企业连年亏损,组织上让他去兼任厂长。虽说困难重重,小夏还是认真完成了调研。至今,他还清楚地记得报告的大致提纲:现状与问题、解决路径、需要的人才、需破解的机制等。

  分管领导是个急性子。听汇报时,还没听完“问题”,就开始“问责”,“没问题派你去做什么呢”?小夏愣了,但有点明白的是,大家都在报喜,报忧有点不合时宜。

  会议是如何结束的,已记不太清,但结束的时候,年轻气盛的夏可福提出“裸辞”。主要领导很有爱才之心,说如果太累就歇一下,想清楚了再重回岗位。老夏至今回忆起来,并不怨恨那位领导,“一大家子要吃饭,换位思考也会很急”。倒是主要领导,整整给他留了两个月时间(保留工作籍),“是真正以人为本”。

  这两个月很漫长。从工作起就习惯了加班加点,没有“耍“的习惯。做点什么好,也没清楚的目标。

  小夏去了上海、昆明、重庆。对湄潭来说,都是大码头。重庆还真有个朝天门码头,小夏一个人蹲在岸边发愣,有时一看就是一个早晨。人来人往中,他看到的,是商品。是辣椒让他眼前一亮。正是夏椒收购时节,1.5元一斤的青椒供不应求,而湄潭0.4元左右。“赚差价“,信息不对称之下的异地货物交易。小夏当即回家乡找到货源,在重庆找到买家,解决运输之后,连轴转地干了起来。干了两年,”累是累,但不用求人”,“迅速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“。

  市场嬗变,没有一劳永逸这回事。仅仅两年,收货地开始抬价,出货地开始降价,再辛苦也没有赚钱余地。

  从那时起,小夏停下了“倒买倒卖“营生,开始真想自己这辈子要做的事情。

  诚信,是比资金更可贵的“生命线”

  ”完全是在重庆街头闲逛,抬头一看,应该是个大宅门“。“周君记”,一家食品加工售卖“工业旅游企业”,旗下以连锁方式经营的重庆老字号火锅店遍布重庆。以市场为由与小夏结缘,一直到了“老夏”,18年缘分不断。

  故事开始并不是一见如故。“缠了人家好几天才得进门”。原因是小夏坚持要见“管事的”。周英明、连卫兵,董事长和总经理。回忆与这两个人的相见,自我如洪水决堤的推销,看似木讷的老夏说,“傍大款的心思肯定有,但更让人全身通泰的感觉,是山重水复,幸遇知音”。

  见过这俩人,夏可福调头去了上海。看过大上海的各色超市,他心里更有了底。“所有的辣椒产品,没有辣椒该有的味道”。那应该是什么味道呢?“不是直白的辛辣,不仅仅是佐料,是一切都有可能的味道”。回到湄潭,第一件事就是置办家当。租下了一个两万平方米的工厂,买下了湄潭一家酒厂正处置变卖的坛坛罐罐,花光了几年的积蓄。办妥一切后,他开始有点心慌,流动资金的问题!俩大佬到了湄潭。看到太阳下晒得青筋暴胀的小夏,参观了有模有样的工厂和设备。连卫兵开口说话,说辣椒收购所需流动资金全部由周君记负责,“你收多少,我要多少”。一字千金,小夏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来而不往,非礼也。还是市场,让夏可福很快有了回报的机会。辣椒行情瞬息万变,有一年收购季,习惯未雨绸缪的夏可福早早就屯了上千吨质量上好的原椒。仅仅过了几个月,2.9元一市斤就涨到9元一市斤。越紧越俏,有不少商家找上门来,最高出到11元一市斤,也是有多少要多少。夏可福不为所动,“凡事都要看长远”。

  夏可福说,产品质量、资金链等,都是企业生命线。但还有个看不见却处处存在的生命线,那就是诚信。约定俗成,哪怕没有合同,也要言而有信。夏可福认为,一个企业家的大部分精力,应该放在对市场的深入调研、高度敏感上,放在做好产品,特别是关乎食品安全的大事上,还要放在职工的获得感上。至于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各种“关系”,也最好简单到“以诚信为支撑”。夏可福每年会参加上海食材产品交易会、成都糖酒食品交易会、遵义辣椒博览会几个为数不多的行业会。因为上海是市场化程度和规范经营最好的地方;成都,去见许多走得好走得稳的同行;至于遵义,“家乡嘛,没二话好讲”!

  网络,成就“清爽产品”

  湄潭茯莹产品,在本省没有成行成市。老夏说,这是因为“一开始就是瞄准全国市场”,销售网络覆盖全国,渠道畅通,产品质量过硬,“这种关系既省成本,又很清爽“。大区销售,用市场倒逼产品生产研发,“茯莹很少有库存,基本是产销平衡”。东北、西北、华南、华北、华东,当然,大本营在西南,在湄潭。

  组织构架也围绕销售产生。“管理越简洁越省事,只要把利益点兼顾好“。除了大区经理,全厂共30个业务员,每年市场销售投入500万元以上,包含品鉴、宣传等费用,费用包干,结果考核。

  经十五年耕耘,茯莹成了一家专业从事农产品加工的重点龙头企业。占地3.3万平方米的厂区,标准化厂房占了2.2万平方米;正值夏收,厂房里临时应急工作正三班倒作业。厂里包吃包住,“收入在当地同类工种中最高“。所以有近千平米的地方,是简易工棚及食堂。

  夏可福做事,强调“企业在自主的前提下,还要在可控范围“。茯莹也有过尝试,从种植起步,全产业链做辣椒产品。结果他认为”还是铁路警察,各管一块的好“。核心种植基地500多亩,其余”全靠市场“。今天赶永兴,明天赶茅坪,即便是互联网时代,乡场仍因刚需发挥巨大作用,农民就是最好的辣椒供货商。全国辣椒集散地遵义也提供了选择可能。”只要收购价略高一点,就能收到成色很好的原材料“。夏可福说,龙头企业尽量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收购产品、捐赠资金,直接带动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40余户。“上游不赚钱,下游讲诚信”,企业还是只能专注自己的事情。

  辣椒确定为贵州重点农业产业项目,至少“全国辣椒看贵州”,氛围是起来了。“但是,急不得“。仅是四个系列三十多个产品,夏可福就用了15年时间。产业转型升级,茯莹终于也遇上了资金瓶颈。

  因为网络结缘,老夏最近打算去一趟北美。“只有几个产品,与总代理谈“。具体方式和合作商家,仍是洽谈阶段,”但愿能够双方满意“。”毕竟生意的事,是讲个你情我愿“。(贵州日报 孙雁鹰 向永东 赵勇军 见习记者 王丹灵)

作者:孙雁鹰 向永东 赵勇军 见习记者 王丹灵 编辑:张荣敏 责编:张荣敏

相关阅读

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   2016-12-29
全面深改三年: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   2016-12-29
【深读深改】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   2016-12-29
【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】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   2016-12-19

网站简介广告刊例联系方式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
营业执照:5200000000295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