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彩贵州网·大扶贫频道

能人带动产业活 同步小康信心足

2016年11月15日 11:39作者:胡丽华 方春英 稿件来源:贵州日报
贵州手机报| 新闻客户端|新闻热线:96677| 投稿

乡村名片: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

【主打产业】

【发展情况】

  金刺梨、金刺梨酒、乡村旅游



  201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9900元,村集体经济100多万元;2016年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可达到1万元,实现所有贫困户脱贫致富。



  大坝村的发展故事,总的来说就是一个人和一个产业。

  1996年,28岁的陈大兴开始担任大坝村村支书,年轻气盛总想干出一些名堂。从1996年到2008年,他带着村民先后种植过中药材、烤烟、竹荪、薏仁米、苗木,结果是赚了又赔、赔了又赚。村民们不愿意再跟着他折腾,陈大兴自己也负债累累。

  从失败中总结经验,陈大兴认为自己能“赚”,证明思路是对的,传统种粮只能保持温饱,想要致富必须转变观念,探索新的产业和门路。会“赔”,证明方法是错的,没有吃透国家政策和市场发展趋势,也太急功近利,让村民们对自己失去了信心。

  2008年,陈大兴承包土地种了30亩金刺梨并逐步扩大种植规模至80亩。这一次,他很有耐心,他要等看到了实际成效再进行推广。3年后,他的地里黄灿灿一片,金刺梨亩产达1000公斤,有商贩提出以40元一斤的价格全部收购。

  陈大兴没有卖掉刺梨果,而是举办了一场刺梨品尝会,邀请市、区领导和果商、乡亲免费品尝。“大家选我当村支书,我就有责任带着大家一起赚钱致富。”陈大兴认为举办品尝会,一方面可以提高刺梨的知名度打开销售市场,另一方面也利于发动村民一起种植。

  在陈大兴的示范带动下,大坝村成立了农民专业合作社,种植了2300亩金刺梨,同时建起育苗大棚20多个,年育刺梨苗200多万株,成为安顺种植最早、规模最大的金刺梨种植基地,到2014年末,全村人均增收近一万元。

  “只有把市场掌握在手上,才有发展产业的主动权。”此前在产业发展上的反复失败,让陈大兴明白,目前市场上30元到40元一斤的价格是不正常的,农民因为虚高的价格会积极参与种植,而金刺梨扩大种植面积后,在市场上必定会跌价,造成果贱伤农。

  2015年安顺市金刺梨大面积丰产,市场价格下滑到2、3元一斤,还有很多卖不出去,已经有种植户砍金刺梨树。

  出于对市场规律的准确把握,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陈大兴轻松接招:大坝村与贵州科学院、贵州生物研究所达成了合作,开发金刺梨系列果酒品牌。

  2015年11月,大坝村的合作社面向全市,以3元一斤的价格收购金刺梨果。与此同时,科研人员立即进驻,进行果实成分分析、酿酒设备采购、品牌分类定位、金刺梨果酒试酿等工作。

  一年过去了,大坝村酿造的金刺梨酒生产并洞藏了400吨,小范围内的试喝口感也得到认可,市场准入证、食品经营许可证等证件一一办齐,不久即可全面上市。“按照80元一斤的市场定价,这400吨酒可以卖6000万元,除去成本包装费用1000万元和税费1000万元,可盈利4000万元。”这样一来,金刺梨的价值不仅摆回了原位甚至还要高出几十倍。陈大兴告诉记者,大坝村的酒厂一年可以消耗11万亩的金刺梨果,解决了整个安顺市一半的金刺梨销售。

  围绕小果子做大文章,大坝村的发展故事还有很多。

  农业产业要“接二连三”,乡村旅游应运而生。在大坝村,黄墙红瓦的三层小楼醒目地矗立在进村大道两边,每栋小楼都有两个大客厅、7间卧室、两个卫生间、两个车库,面积378平方米,每家门前有绿油油的草坪、编织的栅栏、几支蔷薇或者三角梅,游客喜欢坐在这些院子里喝喝茶、聊聊天。每年5月,金刺梨花开的时候,雪白,粉红,开了落了,上面是花景,地上像雪景。每年10月,金刺梨果成熟的时候,游客也喜欢戴着手套体验采摘的乐趣。一年到头,看花的游客走了,采果的游客来了,钱也随着川流不息的人来到村里。

  产业兴、荷包鼓,大坝村村民的生活质量也在稳步提高。

  记者离开大坝村的时候是下午六点,正值学生放学。一队十几岁的孩子穿着红色的校服,滑着旱冰跑过,互相追逐,笑声如铃。


乡村名片:平坝区乐平镇塘约村

【主打产业】

【发展情况】

  蔬菜种植、建筑、运输、劳务输出、乡村旅游



  201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7859元,村集体经济75.6万元;2016年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可达到1万元,村集体收入达180万元。



  相比大坝村,塘约村的发展故事要复杂一些,除了人和产业,还有各种规矩。

  2001年,左文学被选举成为塘约村村支书。要治穷,就要先找穷根。左文学认真分析过造成塘约村贫困的原因,“第一是因为没有路,第二是没有好的产业支撑以壮大村集体经济,第三是滥办酒席盛行,送礼把村民的钱袋都送空了。”

  找到了问题,就要逐个击破。

  塘约村区位明显、土地平坦,土质肥沃,具备发展种植业的良好条件,但由于进村道路泥泞不堪,运输成本太高,卖不出好价钱。左文学的想法得到了村民的支持,路很快修好了,塘约的蔬菜种植业也慢慢发展起来了。

  2014年6月,塘约村遭到洪水袭击,道路损毁,农田被淹,房屋损坏严重,直接经济损失约800万元。“一夜回到过去。”左文学从中吸取了深刻的教训:“之前的产业发展是没有根的,表面上看大家的生活条件都改善了,但因为没有村集体经济,就无法抵抗这样的天灾,很容易返贫。”

  左文学认为要重建家园,要脱贫脱得更彻底,必须壮大村集体经济。2014年12月,塘约村成立了农民种植专业合作社,希望将村里的部分土地流转后用于农业种植。但灾后的塘约村找不到起步资金,没有抵押、没有担保、再加上不良的信用环境使得合作社一开始就陷入困境。

  想要有转机必须要有改变。塘约村通过村民自发组织村级土地流转中心,完成了全村60%以上土地的确权登记,村民确权土地入股合作社,有效盘活了土地资源。随后,塘约村逐步将农村土地经营承包权、林权、集体土地所有权、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(含宅基地使用权)、房屋所有权和小型水利工程产权七权叠加一并进行确权登记,并成立村级土地流转中心,建立农村产权确权信息管理平台。

  完成确权后,塘约村以合作社作为贷款主体获得农信社贷款320余万元,种植了精品水果、浅水莲藕、绿化苗木、无公害蔬菜基地、台湾蔬菜试验基地等。2015年,成立一年的村民合作社,即实现纯利润80万元,人均年收入近8000元。

  确权上扯皮的事情很多,要想高效解决就必须订立“规矩”。

  10月24日,记者走进塘约村,村办公室吵吵嚷嚷,小坉上组在开集体、个人土地纠纷会:“邱继成家的土地是被村集体占用的,那就必须还。王老五家的养猪场占的是村集体的土地,要实地到家里面去了解情况,占了好多也要还回来好多。”寨老孟性学话语坚决:集体、个人利益不能相互侵占,这是必须守住的规矩。

  有了“规矩”,事情处理就快了,几个当事人都觉得公平公正,同意处理原则,吵嚷声很快就消停。

  在塘约村,“规矩”还有很多,最出名的是整治滥办酒席。

  “如果说洪水袭击是‘天灾’,滥办酒席就是‘人祸’。”左文学和村支“两委”算过一笔账:办酒席本身的花费和各类礼金,一年下来村里因为滥办酒席造成的经济损失大概有400多万元。

  为此,塘约村成立了酒席理事会,购置桌椅、组织服务队,负责全村红白事的办理。“酒席提前申报备案,由理事会统一办理,可以有效监管酒席规模,缩短时间、避免菜品铺张浪费。组织服务队,一方面村民不用再请假帮忙,另一方面也为村里劳动力不强的老人和妇女提供了就业岗位。”左文学说。

  塘约村的“规矩”不仅管村民,更重要的是管干部。

  无论是村民选出的干部还是上面派来的干部,在每周雷打不动的村例会上,身份一律平等。上周任务落实如何,大家不记名打分,连着三周不合格,干部就要下岗。打分者范围不断扩大,村民打,村民组长打,班子成员互打。年终不满60分,不管有什么原因,都必须下岗。

  样样事情都有规矩,无论干部还是群众,都觉得发展的路偏不到哪里去,在发展的路上也更加齐心协力。

乡村名片:西秀区大西桥镇下九溪村民组

【主打产业】

【发展情况】

  乡村旅游、茶产业



  发展茶叶3000亩,产值1000万元;成立乡村旅游合作社,营业收入60万元。2015年,村民人均纯收入8250余元。



  与大坝村和塘约村不同,下九溪只是西秀区大西桥镇九溪村的一个村民组,村庄的发展,却与大坝和塘约村颇为不同。

  下九溪共有170户、600余人,均为屯堡人,其中,贫困户30户100余人。“以前我们主要靠挖煤为生,既危险又破坏环境。”村民吴乔贵感叹道,下九溪的煤炭资源非常丰富,20世纪80年代,全村均以挖煤为生。但都是小煤窑,安全无保障,事故多发,后来被关闭,大部分村民生活无以为继。

  转型之路迫在眉睫,经过考察调研,下九溪村民在村干部的带领下开荒拓土,种植茶叶,经过30多年的积累,下九溪的茶叶从一株到一坡,从一坡到一片,如今面积达3000亩。并先后成立了美康茶园公司、浔江源茶叶种植合作社、溪源茶叶种植合作社,注册“浔江源”和“溪源”两个茶叶品牌。产品远销江浙一带,年产值1000余万元。

  现在,走进下九溪,茶园飘香,绿色环绕,缕缕茶香沁人心脾。茶产业的发展,让下九溪村民找到了致富的门路。但下九溪并没有停下发展的脚步,依托美丽的茶园,结合美丽乡村建设,下九溪走上乡村旅游发展的道路。

  2015年12月,在九溪村党支部副支书冯德芬的带领下,19个人组建合作社,众筹了19万元修建沿河道路,并流转村民的田地种植荷花。看到效果后,村民的信心被激发,自觉加入到村庄建设大潮中。历时4个月,下九溪荷花池建好了,沿河步道全部铺成,庭院花圃、观光栈道、休闲凉亭应有尽有,昔日灰尘漫天的下九溪彻底改变了模样,至此,一个垂柳飘飘、荷叶田田、溪水潺潺的下九溪呈现在人们面前。

  今年4月初,下九溪正式开门迎客,截至目前,该村累计接待游客70多万人次,合作社进账60多万元。随着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,该村采取“三权”促“三变”农村改革方式,鼓励村民以土地入股合租社,到年底进行收益分红。合作社与村民双方协商,在项目没有产生效益前,村民土地通过“记账”方式入股该合作社,项目产生效益后,双方在协商的基础之上按比例分红,目前下九溪村民组通过“记账”方式入股合作社土地500亩,入股土地新建了100亩荷花池及河岸烧烤区、儿童游乐区等配套的乡村旅游基础设施项目。

  “以土地入股合租社的村民,能获得两笔收入,一是土地流转资金,每亩800元,二是土地折股收益分红。”冯德芬说,“同时,我们优先吸纳贫困户到合作社就业,让他们获得工资收入。”

  随着茶产业和乡村旅游的发展,下九溪村民的收入越来越高,数据显示,2015年,该村民组年人均纯收入达8250元,今年可突破万元。

  冯德芬给记者描绘出下九溪的未来蓝图:打造出“天蓝、地绿、山青、水净”的人居生态环境。正是有了这样的发展新思路,下九溪才有了柳烟花雾,桂子飘香的邢江河流;青翠欲滴,清香四溢的生态茶园;荷花飘香,水甜鱼肥的百亩荷塘;倚榭听风,凭栏放歌的屯堡人家;神秘古朴,美轮美奂,各自为堡的石头世界;鸟语花香,炊烟袅袅,清溪蜿蜒的美丽乡村。

三个村的发展,是能人带动农村脱贫攻坚的典范,同时也是安顺市实施三权促三变改革,实现资源活起来,农民富起来,产业活起来,山水乡村美起来“四起来”的生动实践,为精准脱贫、同步小康探索出了新的道路。

几点启示

  农村发展:党组织是关键,集体经济是基础

  农村的发展,需要一支战斗力强的党组织。农村基层党组织是小康村建设最基层的组织者、落实者,小康建设能否扎实有效推进,关键在农村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。加强以村党组织为核心的村级组织建设,关键是选出好的带头人。安顺市的三个村作为曾经的省级一类贫困村,换届选举后,选出了懂经营、能力强、会管理的村支书和村主任,起到带头模范作用,在他们的带领下,打造了一支整体战斗力强的队伍,优化了基层干部队伍结构,更好地带领农民群众发展,加快了小康进程。因此,在建设基层党组织时,要注重发挥好农村“能人”作用,既要在发展农村经济中起到领跑作用,又要关爱社会、关爱民生,为同步小康做出贡献。

农民富裕:产业是主体,企业带动是关键

  农村富不富,是否有产业支撑是关键,而产业发展的关键在于龙头企业引领。近年来,安顺市实施产业带动、龙头引领、园区驱动战略,促进贫困村产业发展。在总体扶贫开发思路下,立足村里优势,发展养殖、种植产业,引进龙头企业,形成产供销产业链。

  村级集体经济是保证农村经济发展的基础,是强化农业基础,增强农业发展后劲,促进小康建设的经济保证。可以说,没有集体经济就没有农村的繁荣。只有大力发展农村集体经济,才能实现新农村建设“强、富、美”的目标,才能确保农村全面小康目标的如期实现。这三个村从壮大集体经济入手,让整个村庄有了发展的经济基础,为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实现了贫困村向小康村的蜕变。

共同致富:让农民成股民,企业农民“合灶吃饭”

  长期以来,企业与农民“分灶吃饭”这种传统经济模式,在农村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造成双方之间的矛盾。而农村的发展,不仅需要引进龙头企业,发展企业,更需要把农民捆绑到企业的发展中去,成为村级企业的股东,实现企业与村民同频发展。

作者:胡丽华 方春英   编辑:陈讯